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河内5分彩官网 2019年05月16日 22:56:13 阅读:106 评论:0

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际,边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不应再落后于时代。至少在编程这件事上,有机会和发达地区的孩子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面向智能时代的到来,要能够让孩子们具备用信息化的眼光,信息化的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并且将来能够具备去更好的参与和改造这个世界的能力。

—— 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副县长杨金勇。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董镇芒回完小的孩子们。

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在全国率先全县普及编程教育。

2019年4月下旬,沧源县勐董镇芒回完小四年级的王丽,报名参加了学校新组建的编程兴趣小组。和她们一起的,还有同年级其它几个10-13岁不等的孩子。第一次接触编程,王丽兴奋不已。坐在电脑前,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努力想做出一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的动画。

“第一次给孩子们展示通过编程做出的一颗跳动的心时,孩子们的眼睛都是亮的。”46岁的陈凤珍老师是芒回完小的语文兼信息老师。4月底,被选派到县城里参加编程师资培训课后,她把课上讲的每一个程序、步骤都用手机拍下来,回来照着手机一编遍在电脑上复习。“以前电脑接触的也少,又不年轻了,学习就要认真一点记下来,自己会了才能教给孩子们。”。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勐董镇芒回完小编程兴趣学习小组的孩子们正在听老师讲解掌控板的应用。

2019年4月初,腾讯教育向沧源县捐赠了“腾讯扣叮”——一个面向9-18岁青少年的编程软件教育平台,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让孩子能够轻松掌握编程的基础知识。作为 “腾讯追梦计划”的重要产品,扣叮的到来,在潜移默化中让很多孩子编织了新的梦想。

边境村小:编程平台打开了孩子们的新世界。

11岁的王丽走过最远的地方,是(勐董)镇里。“(沧源)县里?没去过,那很远的……”这个黑皮肤的佤族小姑娘,有着亮亮的一双大眼睛,因为害羞,说起话来很小声,但嘴角却总挂着笑容。听说有机会去"很远的县里“参加编程公开课,小姑娘高兴地和身边的同学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董镇芒回完小全景。

芒回完小地处沧源县勐董镇西南部,中缅边界处,创办于1958年。目前学校有13名老师,128名学生,多为佤族、傣族和拉祜族,还有少数缅甸籍孩子。这里是沧源县勐董镇中心完小辖区最远的一所村级完小,距离镇政府所在地35公里——一路蜿蜒的盘山路,驾车需要1个多小时,步行则需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

每天放学后,王丽都会和其他同学一样,回家写作业,之后帮家里做饭、喂猪。“我有两个妹妹。”紧挨着王丽家房子的后坡上,是她的姥姥家。“村里的人都认识……去地里干活,很也很少锁门。”走出家门步行不到5分钟,就到了学校——方圆几公里,就是王丽和她的小伙伴日常活动的主要范围。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王丽在自家门口,骑着妹妹的小木马。远处一山之隔就是缅甸。

"这里的村民主要靠农业为生。”勐董镇中心完小校长陈世民介绍说,主要是种植贩卖辣椒、烤烟、养猪等等。“党的关怀让村民们都住上了新房,也脱了贫,人均年收入大概有1万元。除了外出打工的人,大部分村民很少出去,山路又远,不方便。”。

2019年4月底,扣叮平台进驻了这所边疆村小,王丽和她的小伙伴们很快被这个有趣的软件吸引住了。

“他们觉得电脑很神奇,编程更加神奇。”陈凤珍说,通过编程来引导孩子们,很容易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下次上课还没到时间,孩子们都挤到教室,甚至下了课还赖着不走,这种情况在其它课堂上是不常见的。”。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好奇的学生,迫不及待地想上编程课。

“如果我将来的编程很厉害,那我要去指挥(遥控)没有人开的汽车。” 一个孩子如是回答。

“期待这群孩子长大后,用掌握的互联网技术,让乡亲们有更好的生活,让我们的村子也变变模样。“陈世民说,”听说深圳的孩子,会用编程遥控无人机?或许我们的孩子将来也可以。”。

逃课学生:变成学校编程小能手。

和王丽的天真羞涩不同,11岁陆天濠的沉默,更多的是基于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之前,这个孩子经常逃课……”勐董镇中心完小的陈元春老师疼爱地摸摸陆天濠的头。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平时都是奶奶在照顾他。“这孩子的QQ签名是‘一个人也要好好过’。”陈老师说,看着非常让人心疼。

“很多人看不起我,不愿意和我做朋友。“陆天濠曾这样写道,”我一点也不喜欢上学。”。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陆天濠曾经很自卑,但学编程让他找回了自信。

陆天濠的转变,从2018年底,勐董镇中心完小开设电脑课开始:从小喜欢玩游戏的他,在电脑课上如鱼得水,很快就成为班上电脑玩的最溜的学生。“他曾用一款电脑软件编辑出了一个古诗朗读小游戏。”陈元春介绍说,今年4月底,勐董镇中心完小引入腾讯扣叮后,编程课更加激发了他的学习兴趣。在学校的创客兴趣小组里,陆天濠在扣叮平台上,仅用1小时就做出了一款简易的小游戏。

“编程就像搭积木,把一个个不同颜色的编程积木组合在一起。”编程让陆天濠觉得很有成就感,“接触了编程课以后,我觉得找到了一个懂我的朋友。它让我变得自信,让我爱上了学习,而且通过编程课,我结识了很多朋友。”。

因为编程又快又好,陆天濠不断受到周围人的夸奖。“现在,他是学校里的小名人,很多同学都挺羡慕他,经常来请教他电脑编程方面的问题。慢慢地,他也有了自信……现在也不逃课了。”。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陆天濠是学校里的编程小能手。

5月10日,作为勐董镇中心完小的学生代表,陆天濠参加了腾讯扣叮平台在沧源县举办的编程公开课。课堂上,他能够快速地掌握老师讲解的知识点,并且还能举一反三,被在场参加培训工作的腾讯工程师赞为:有天分!。

沧源故事:从国家级贫困县到编程普及县。

沧源地处我国西南边陲,是由原始社会末期一跃千年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直过区,是革命老区县、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5月1日,沧源县政府在年度佤族“摸你黑”狂欢节上正式宣布,全县摘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令人意外的是,就是这样一座刚刚脱贫的西南少数民族边境县,却能在编程教育方面弯道超车:沧源在全县普及中小学编程教育,从县城直属小到边境村小全覆盖——这一做法无意中契合了我国教育发展的大势:3月12日,教育部在《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中指出,将启动中小学生信息素养测评,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也将编制《中国智能教育发展方案》。

沧源县的编程教育,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 2019年5月10日,在沧源举办的扣叮编程培训课上,来自全县28所中小学的29名老师在国门小学参加了师资培训课。

距离捐赠落地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腾讯扣叮就在沧源县5个乡(镇)10所中心校近百所中小学得到应用,5000余名学生开始享受编程带来的乐趣。

“下一步,我们会根据教学模式不断的完善情况,把编程普及到(全县)所有的学校,包括职高的学生,都要学习。”杨金勇,沧源佤族自治县副县长,主管教育。这位出生于1982年的年轻副县长,骨子里对教育有着一股执着的热爱。他来自教育部中央电教馆,2018年通过教育部援滇派到沧源挂职。

担任沧源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后,他一直在思考,到底什么可以帮助沧源教育实现跨越式的进步。“不可否认,沧源是国家级贫困县。教学环境,特别是师资力量,都无法和发达地区相比。”。

“这种差距并不是基础知识点的差别,更重要的是怎么激发学生的主动学习和引导他们的思考方法。”杨金勇希望改变这种现象。但现实是,数学、英语等传统学科的教学上,这种以教师讲授为主、学生被动学习的教学方式短期内很难改变。如何推动学习方式变革,成为摆在“杨金勇们”面前的一个难题。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杨金勇(左一)经常会到一线,和老师们探讨如何更好地办好教学。

“科技是最具有创造性思维和逻辑性思考的,而办好教学的路径,选择之一就是用信息化助力弯道超车,用科技给孩子们打开更大的世界。这种例子,我在全国其它地方都走过,看过很多。”。

2019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杨金勇结识了腾讯教育的工作人员,双方在探讨如何用科技助力教育的发展中,碰撞出了火花。

4月初,腾讯就将“腾讯扣叮”送入沧源。同期进入的,还有腾讯教育的生态合作伙伴盛思,后者捐赠给了沧源500块开源硬件——掌控板。

“和其它学科不同,编程教育恰恰要求在教师的一定引导下,让学生主动发挥创意,把学生变成教学的主角。”腾讯教育副总裁王帅解释说,编程有助于开发学生的创意性、逻辑性,提高数学能力和动手能力,“让学生用编程思维来架构并且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就是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探索欲望。”。

腾讯游戏副总裁侯淼指出,教育是多元手段的结合,“我们希望用自由度很高的编程教学,让教育场景变得门槛更低,也更鲜活生动,让小朋友可以亲手创作,真正爱上编程。从而做到真正的寓教于乐、寓教于行、寓教于心。”。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编程教育可以让孩子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变成学习的主角。

在杨金勇看来,通过编程把技术赋能给孩子,让孩子把自己的创意变为现实,这是一种学习方式的变革,“这是‘因技术变革学习’。我们(沧源)才刚刚起步,只要持之以恒做下去,相信可以让我们的孩子从探讨学习方式上打开一个突破口,继而能影响到我们的教育。一旦孩子的思维活了,也会倒逼老师们改变教学方式,不再拘泥于单一的讲授式教学方法了。今后,还可以通过教学组织形式的变革,来探索合作学习、小组学习、问题解决学习等新型的学习模式。”。

未来展望:编程让城乡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速发展,技术与各领域跨界融合,并悄然改变着人们的思维范式和生活方式。“科技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正在改变传统教学的组织方式,突破时空限制和教育群体的限制。”2018年12月4日,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在“GES未来教育大会”上明确表示,腾讯希望通过科技助力,推动教育个性化、智慧化、公平化的实现。

杨金勇说自己走过很多地方,也亲眼见证了因地域差异而导致的教育资源不平衡问题。“据我所知,目前县域和区域整体普及推进编程教育的好像不太多。不光在云南,在发达地区整体在推动大班授课编程教育也不多。通过这一点也印证了,编程教育没有地域限制,也不分条件好坏,只要具备基本条件,观念到位,认识到位,行动努力,一定会让编程教育可以普及落地,给孩子带来非常好的帮助。”。

他们在阿佤山区学编程

图片说明:一名村小的学生,第一次面对镜头,露出顽皮的笑容。

“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际,我觉得我们边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不应再落后于时代。”在杨金勇看来,至少在编程这件事上,沧源的孩子们有机会和发达地区的孩子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面向智能时代的到来,要能够让孩子们具备用信息化的眼光,信息化的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并且将来能够具备去更好的参与和改造这个世界的能力。”。

评论

相关推荐